丰韵54 FY54.com Ctrl+D
草榴社区发布页_偷偷撸影院_女医生教你正确撸管_偷偷撸2014最新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ecodc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校花小雪

时间:2018-09-24 星期天下午两点的阳光还亮得刺眼,戴着墨镜的偶像校花小雪正将车子驶进东区一座大楼地下停车场,白皙的脸颊因为天气热的缘故,些微的泛红,额头上也冒出细小的汗珠。
匆匆将车子停好,她赶紧拿出一张面纸拭去脸上的汗粒,将墨镜取下,终于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秀丽白嫩的脸庞,以及那一对明亮动人的双眼。
小雪打开黑色的女用皮包,拿出化妆用品,快速而熟练地补妆,两分钟后,收拾妥当,打开车门下车,反身将车门锁好,背起皮包,疾步走向电梯,一边走又一边顺手将墨镜戴起。
小雪有170 公分,穿着紧身的牛仔裤,双腿更显得修长,她的体态轻盈,面貌清纯可人,再加上一头长长的秀发,不知曾经风靡多少男女老少,尤其那些正值青春期的少年,更深深地为她而着迷。
被称为「2003年走势最看好的影视歌全能新人」。
上个月透过朋友的介绍,知道某个富商自行出资,召集人马准备拍电影,经由朋友的推荐,请小雪担任这出戏的女主角。
小雪自是喜出望外,虽然不是很喜欢这个剧本,但还是签了这部戏约。
这出戏是描写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单纯女孩,在险恶奸诈的社会中,历经波折困苦,终于成为女强人,成为人人仰望的企业家。
拍片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个多礼拜,虽然工作伙伴都是新人,相处倒还蛮愉快的。
昨晚工作到半夜三点多,睡了一个好觉,起来晚了,现在正赶着来拍下场戏。
进入电梯,小雪对着镜子再仔细端详了一下仪容,同时想一下今天要拍的这场戏。
今天要拍的是一场她到新公司上班不久,就被公司老板强暴的剧情;这场戏正是她对这个剧本最不满意的部份,虽然没有要求她脱衣服,但想一想自己毕竟是个清纯玉女,这种剧情有可能破坏她的形像,本来是极不愿意接受,不过出钱的大老板强调这是整部戏最关键的部份,是剧中女孩改变人生观的重要情节,绝不能马虎带过,而且这种剧情在现代社会中已经可以说是小儿科了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她想一想也对,就不再坚持了。
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,有几个人走了进来,虽然戴着墨镜,还是被其中一个小女生认了出来,在那边对她指指点点、窃窃私语。
这情况她早已经习惯了,视若无睹,装作没事。
不过还有一点让她心中存有疙瘩的,就是今天戏里面要强暴她的那个角色,是由大老板的弟弟来客串。
小雪觉得这个大家叫他方哥的中年男人,平常没事就爱来片场管东管西,对电影根本一点不专业,居然要来客串这个角色,更让她反胃的是,方哥又矮又丑,还有令人作恶的口臭,要跟他合作拍这场戏,一定是很不愉快的经验。
想着想着,电梯到了十六楼,她闪身走出电梯,走进右边的巨东贸易公司,这是方哥的公司,利用假日没有人上班的时候来这儿拍片。
小雪才刚进门,就听到剧务小陈嚷着:「来了来了!可以开工了。」
小雪取下墨镜,对着迎面而来的导演连声道歉:「对不起,导演,不小心睡过头了。」
导演人还不错,堆起他招牌的笑脸:「没有关系,多睡一会,等下上了镜头比较漂亮!」那边方哥右手从嘴角取出半截香菸,一副不耐烦的神气,「搞什么鬼,到现在才来,老子等得不耐烦了!」导演忙打圆场说:「不算迟不算迟,现在就开工,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!」接着又跟小陈喊:「小陈!叫方姨来帮小雪化妆了!东东!机器快点准备好!」这个地方小雪已经来过一次,也不理方哥,就自己走到里面的一个房间,看到方姨正将她待会儿要穿的戏服整理好,看到小雪进来,便说:「赶紧化妆上戏吧,不然方哥又要东念西念了。」
方姨是导演的阿姨,大家都喊她方姨。
说起来这部戏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一家人,导演是方哥的拜把兄弟,摄影师是导演的弟弟,叫东东,灯光师则是方姨的儿子,也就是导演的表弟,叫阿强。
方姨虽然不是很专业的造型师,但化起妆来倒也有模有样,不一会儿,已经将小雪打扮成为一个楚楚可怜、清纯动人的少女了。
小雪打扮好就走出去,小陈递了杯水给她,顺便将这场戏的剧本再拿给她看一下。
小雪接过剧本翻到令人不安的这一幕,心中开始扑通扑通地跳,脸上感到些微的发热,手心也紧张地出汗。
那边工作人员还忙着架机器、调灯光,大概还有十来分钟才要开始吧!小雪深吸了一口气,定了定神,喝了一口水,继续看着剧本背台词。
过了一会儿,导演就请她准备上镜了。
小雪放下剧本,按照导演的指示,先拍了她在办公桌接到老板内线电话的剧情。
虽然心情有些紧张,但表现得还算镇定,只重来两三次就OK了。
接着拍她敲门走进老板办公室这一幕。
然后有短暂的休息,工作人员进到老板办公室里面架机器、摆灯光。
这段期间,小雪一直都不敢去看方哥,却总觉得方哥灼热的眼光一直盯着自己,休息时,她心跳得更加厉害了,同时也感到有些晕眩,虽然不断地在告诉自己:「这没有什么!这没有什么!又不是真的被强暴。」
尽管如此,但一想到雄哥那付嘴脸,仍然紧张得发起抖来。
导演见状,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:「小雪!没有关系的,总有第一次,习惯就好了。」
很快一切又准备就绪了。
方哥已经被安排坐在那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办公桌后面。
灯光灼热的照射下,小雪心情比较缓和一点,除了摄影师、导演、方哥外,其他工作人员都在房外观看。
只听见导演喊道:「来,准备,五、四、三、二、Q!」小雪怯生生地走到方哥面前问道:「老…老板,找我有事吗?」方哥将双腿擡起翘在桌上,边抽着烟边说,怎么,我很老吗?叫我老老板啊!」小雪赶忙说:「不不,对不起,我有点儿紧张。」
方哥说:「刚来公司还不太习惯吧。」
「还好!谢谢老板的照顾」小雪边念台词还记得用她清澈的双眼看着方哥。
方哥果然还是那付令人倒胃口的样子。
「哪儿的话?怎么说我照顾你呢!」「卡!」导演忽然喊卡。
「小雪,表现出有点儿怕又不会太怕的样子。」
这时候小雪觉得有些不太舒服,脑袋晕眩的感觉更明显了。
但仍是照着导演的指示尽力演出单纯少女的感觉。
她一边对着台词,一边想到待会儿要拍的强暴戏,脚开始有些发软。
方哥忽然说:「江小姐,怎么啦!看你不太舒服的样子。」
小雪顺口回答说:「没事。」
脑筋一片浑沌,却想不起剧本上有这么一段对白。
方哥忽地站起身来,将香菸大力掼在烟灰缸中扭熄,上前扶住她说:「江小姐,我看你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下吧。」
小雪忽然又记起了好像有这么一段台词,接口说:「不了,我回座位休息一下就好了。」
不料方哥却一把将她抱住,半推半拉地将她抱到一旁的沙发上。
小雪大喊:「老板!你要作什么?!」方哥奸笑道:「看你这么累,我当老板的体恤员工,想让你舒服一下罗!」小雪说:「不!让我走!」方哥将小雪牢牢压在沙发上说:「你走不了罗!」小雪一面挣扎着,一面说:「你不要,你不要……你不要……」一张俏脸涨得通红。
方哥露出邪淫的笑容:「我偏要、我偏要,哈哈!」一边用膝盖顶住小雪的小腿,让她无法动弹,一边竟动手在小雪的胸部乱摸。
小雪大吃一惊,觉得有被侵犯的感觉,怒道:「你这是做什么!」方哥哈哈大笑:「做什么?!干你啊!做什么!」忽然一把扯破小雪的半边上衣,露出白色的少女型胸罩。
小雪惊恐万分,只觉事有蹊跷,不太对劲,这已经不是当初讲好的那样,也不是剧本的内容,她想要挣脱方哥的压制,却觉得全身无力。
只得哭喊说:「方哥!你不要这样!」谁知方哥骂道:「死丫头平常正眼也不瞧我一下,今天要你知道谁才是花钱雇你的老板!」竟然还是剧本上的台词小雪赶紧转头对着导演大喊:「导演,快救我。」
没想到导演仍然用他惯有的招牌笑容说道:「没关系的,小雪,这样演很好。」
方哥接着粗鲁地将另外半边的衣服完全扯了下来,小雪白嫩的肌肤在灯光照耀下,分外显得耀眼。
小雪扭动着身躯,极力要摆脱方哥的掌握,但不知怎么的,就是使不出半分的力道。
方哥迫不急待地趴在小雪身上,双臂顺势环住小雪的身体,双手绕到小雪背后解开胸罩的勾扣。
小雪大急,大声哭喊着其他工作人员的名字,「小陈、方姨、阿强、小亮!你们谁快来救我啊!我不要啊!」可是任凭她怎么哭喊,却没有任何人进来帮她,而那边,东东仍然心无旁鹜地摄影,将这幕景况都一一拍进胶卷里。
方哥将她的胸罩解开后,很快地一把将它脱掉,瞬间,小雪雪白的双乳呈现在众人眼前,现场所有的人因为看到美少女偶像校花的裸体而感到非常地兴奋。
小雪的胸部虽然不是很大,但十分坚挺,漂亮的乳型,白皙的肌肤,玫瑰色小巧的乳头,让人看了直流口水。
小雪实在没有想到会这样子暴露双乳在这么多人面前,还被拍摄成影片,吓得都忘记哭喊了,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。
脑海中想到的是未来该怎么面对媒体、以及亲朋好友。
方哥没有让她多想的余地,将嘴巴凑到小雪乳头上大力的吸吮起来,强烈的刺激让小雪不禁尖叫出声。
她举起双臂想要推开方哥,但毫无作用。
反而像是抱着方哥的头一样。
方哥吸了好一阵子,才擡起头来直说:「太棒了太棒了!就是你这种美女,吸起来才过瘾!」这时小雪浑身酸软,身体似乎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在乱窜,这让她不断地扭动娇躯,她的眼光也开始迷离,看起来有一种清纯的淫乱感。
方哥看了不禁为之痴迷,俯下身去吻着小雪的双唇。
小雪只觉一股恶臭扑到面前,樱唇就被方哥的嘴巴完全覆盖,狂烈的吸吻起来,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,方哥的舌头又窜进她的口中,钻来钻去,强烈的恶臭让小雪想要呕吐。
「实在爽!接下来方哥要看看你的下面是不是一样可爱。」
小雪心中绝望至极,心中本来还有一丝期望,没想到真让自己碰到这种变态的家伙,以及这一群没有人性的工作伙伴!方哥将已经失去抗拒能力的小雪重新在沙发摆弄好合适的姿势,然后粗暴的把小雪的裙子解开,一把扯下来,现出她雪白粉嫩的修长双腿。
现在玉女校花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了。
方哥吞了一下口水,为即将看到的少女偶像私处而兴奋得发抖。
他的双手慢慢移向小雪内裤上缘,碰到肌肤的剎那,小雪像是触电般的大喊:「不要!」同时双脚乱踢,踢到方哥的脸颊。
方哥大怒,一手一个的抓住小雪的双腿,用力拉起,扛在自己的肩上,再俯身向前,用肩膀的力量把小雪的双腿往前压,形成九十度角的模样。
双手趁势拉下小雪的的内裤,旁观众人都目不转睛,深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。
现在,他们看到,方哥将小雪的白色内裤完全从脚踝脱下,可爱的美少女已经是一丝不挂了。
小雪赤裸的下半身同样是让人眼前一亮,只见雪白的双腿交合处,铺着柔顺的黑色阴毛,不多也不少,恰到好处的卷曲细毛,彷佛随着小雪的呼吸而上下起伏。
大家看得都呆了,方哥也感动得瞪大眼睛直视小雪的私处,他当然看得最为清楚,只见几根阴毛覆盖下,粉红色的肉办微微开启,几点露水一般的水珠,依附着阴唇发出光泽。
这就是少女含苞待放的处女私处,等着他来采收。
而小雪的确还是个是处女没有想到只是答应演一场强暴戏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遭受如此的淩辱。
这剎那间,她只觉得天旋地转,好像世界末日到了;全身无力的状况下,她已经完全放弃抵抗的念头了,看着方哥脱掉她身上唯一的遮蔽,将她私秘的阴部展示在众人及摄影机前,真有生不如死之感。
但愿这是个梦,一切都不是真的,老天爷实在对她太残忍了。
但是更残忍的事还在后面,方哥迅速地扒光他自己身上的衣裤,显露出雄壮的肌肉,以及他那根早已一柱擎天的粗大肉棒,闪闪发亮的黑色龟头,慢慢靠近小雪的新鲜花瓣,碰触到的一剎那,小雪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啊的一声大喊,全身一震,紧紧地向后一缩。
方哥再将她抓了回来,这回他先用粗糙的双手,狠狠地在小雪细嫩的阴唇猛力揉捏,一股酥麻的感觉流遍小雪全身,那么多人看着她全身赤裸地被一个丑陋不堪的男人玩弄,而她又是未经人事的处女,在方哥的刺激下,让她既不安,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,这是她未曾经历过的感觉。
理智让她厌恶,身体却产生一股追求情慾的冲动。
方哥揉搓了一阵后,小雪的阴唇张得更开了,透明的黏液不断地泊泊而出。
「你这个好色的女人!刚才喊的跟杀猪一样,现在瞧你那付淫蕩的模样,简直判若两人!」门外围观的工作人员也确实感觉到这种情形,他们看到这个清纯的少女校花,在方哥几根指头的摆弄下,屁股竟然随着方哥手指的起伏而连连地扭动,大家都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。
小雪完全无法控制身体深处传来的那股蠢动,只觉得有说不出的爽快,不自觉地就呻吟出来。
方哥满意的笑了,擡起小雪的屁股,举起他粗壮的肉棒,对准花唇中心,慢慢地将龟头送进去。
接触的部份经过充分的濡湿,可以看到龟头慢慢陷进肉穴中。
东东扛着摄影机也慢慢靠进,将镜头对准交合处,猎取特写的镜头。
那边导演则是用另外一具摄影机拍摄全景以及小雪的表情。
方哥一分一分地将肉棒插入,舒爽的感觉让他闭上眼睛,慢慢享受征服美丽处女的感觉。
而小雪则是感觉到粗大的硬物入侵自己的体内,快感中夹杂着痛楚,忽然一阵强烈的剧痛传来,她不禁痛苦地大叫:「啊!啊!」现场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都热血上涌,难抑冲动,阿强掏出自己的肉棒打起手枪,小陈不断地抚摸隆起的裤档。
方哥发现刺破小雪的处女膜之后,稍停了一下,再度进攻。
小雪痛得屈起双腿,却让方哥取得更佳的姿势插入。
不一会儿,方哥的整根肉棒都已完全没入晓阳的蜜穴,他深深叹了一口气:「我终于干到你了!好爽,好爽!」小雪的泪水不断地淌出,自己的初夜就这样给了这个丑男人,未来她该如何是好?而摄影机也忠实地纪录了这位少女偶像的破瓜过程,这是前所未有的绝佳镜头,让这个拍过无数成人电影的导演也不禁颤抖起来。
沙发上,方哥开始抽插起来,每一次的抽插,都深深刺激着小雪的阴道,刚破的处女膜,混合着快感的痛楚折磨着她的身体,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她体内挺进、退后,她雪白的身躯也随着不断地扭动,喘息混合着呻吟狂乱地表现她的情欲,小雪觉得一波波的快感如海潮般地涌来,觉得似乎快要到达顶点了,心中不禁狂喊:「你们大家都来看我吧!都来强暴我吧!」方哥不断快速地反覆抽插着,窄小的肉缝让他有莫大的快感,他不断高喊:「好爽!好爽!」大约抽插了一百多下,忽然觉得小雪的阴道一阵紧缩,自己也感到一阵酥麻,再也忍耐不住了,高潮来临前,倒也没有忘记导演的交代,赶紧拔出肉棒,大量浓稠腥臭的精液喷射而出,遍洒在小雪的脸上及雪白的乳房。
方哥终于支持不住,瘫在一旁。
小雪也在高潮之后,频频娇喘,导演这才满意的喊:「卡!」忽然门外的阿强冲了进来,将他的肉棒对着小雪两腿根部,抖了两下,就射出一股精液,乳白色的黏液瞬间沾满了小雪的黑色阴毛,以及红肿发胀的阴唇。
然后阿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导演走过来在他头上用力扒了下去:「干!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献宝。」
此时方哥站起身来,拾起衣裤,晃着疲软的肉棒,向门外走去,边说:「哎!阿强不错啊!可造之才,他想干下次就让他干,今天就让女主角休息好了!」小雪睁开眼睛,强烈的灯光仍然照在她赤裸的身躯,周围人影幢幢,放肆地对着她指点谈笑,言词淫秽之极,这些都曾经是和蔼可亲的工作伙伴,怎么突然间都变了样?就连方姨也夹杂在这些人当中若无其事地谈论方才的那场好戏。
晓阳叹了口气,坐起身来,捡起散落在地上衣服残骸,罩着胸前及下腹部。
高潮的余韵仍然在她体内发酵,酡红的脸颊像是喝醉酒一般,看起来另有一种颓废的美感。
此刻的小雪脑中一团混乱,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,要受如此的折磨?想着想着,眼泪又婆娑地掉了下来。
这时候导演走了过来,笑笑地对她说:「小雪啊!表现不错啊?干什么哭呢?」小雪再也忍不住,一个巴掌挥了过去,「啪」的一声脆响,导演的左颊立刻浮起一个红印,小雪的遮蔽身体的残衣却也掉落了一片,右乳又露了出来,她慌乱地赶紧捡起来,将手环抱胸前。
导演看了看,仍旧笑笑地说:「方哥肏你,又不是我肏你,为什么打我?这巴掌我可挨的冤枉。
小雪怒说:「你们是早就预先设计好的,联合起来欺负我。」
「没错啊!我们本来就是专门拍A片的,是你自己笨,这么容易就被我们骗,这年头还有谁想拍电影啊?A片好赚多了!」小雪没想到这一群人原来根本就是拍小电影起家的,自己毕竟是涉世未深,一时不察,就这么跌进万丈深渊,想要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,自己的贞操毕竟已经毁了!「我会去告你们强暴、诈骗!我要去法院申请禁制令,你们不会得逞的。」
导演却是一副老神在在、胸有成竹的样子,笑笑说:「告我们?没那么容易,当时是你自己签的约,要拍这部戏的,强暴?那是按照剧本演的,我们出钱,你来演戏,何来诈骗之理?」小雪心下一凉,「这是早就布置安排好的计划,我怎会这么傻?」导演靠近她,拍拍她的肩膀,「小雪,听话,这是你的机会,也是我们的机会,虽然手段不够光明正大,但的确是为了你好啊!我保证只要你配合我们,我们会让你红透半边天,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大牌校花,将来演艺圈必然是你的天下。
即使你不愿意配合我们,今天这幕精彩好戏,也够我们吃喝三年,但你仍然欠我们的戏约,只要我们告到法院,你倾家蕩产也赔不起的。」
小雪大吃一惊:「我只签了这部戏,哪有欠你们?」导演挥挥手,小陈走了过来,拿了张纸递给小雪,眼睛还贪婪地看着小雪近乎半裸的身体。
小雪接过纸细瞧,那正是先前她与大老板签的合约,可是怎么会这样?原来只有一部戏的合约,变成了十部戏!「不可能的!这合约是假的!」导演抽回小雪手上的合约交给小陈:「怎会有假?只不过我们用了一些障眼法,在你签约时引开你的注意,偷偷换了一份合约,你自以为都看清楚了才签约,哪知我们在这个小地方动了手脚。」
小雪回想一下,当天的确在她正要签名的时候,一位小姐端茶进来,不小心将水洒在桌上,一团混乱下,她也没注意其他人的动作,只顾着帮那位小姐整理翻倒的茶具,等弄妥当之后,她也没有重看合约,就签了名,想必就是那时候被人偷换了合约;唉,没想到父亲不在身边,自己遇到这点小事,就被人家骗。
晓阳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,只好说:「你们都先出去,请方姨把我衣服拿进来,我想清楚再答覆你。」
导演立刻退了出去,方姨将她的衣服拿进来陪着她擦拭身体、穿好衣服,晓阳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。
方姨见状,说道:「小雪,你别怪方姨,我们全家是吃这行饭的,你今天是第一次,所以这么痛苦,我们可是家常便饭、司空见惯了,方姨也是心疼你,还跟导演打商量,先让小陈拿了春药给你喝,不然你会更痛苦。
其实方姨看得多了,每个人习惯之后就不觉得怎么样了。
不过你相信我外甥,只要能赚钱,绝对不会亏待你的!」小雪气愤地说:「包括找人强暴我吗?」方姨陪笑道:「那是大老板的弟弟,他一心想要上你,大老板才愿意出钱拍这部戏,条件就是得让方哥第一个……」小雪再也听不下去,转身开门冲出房门,对着导演说:「要我配合可以,将来赚的钱,我要分五成!」导演听了喜形于色,忙说:「没问题!就分你五成!」小雪下了决定了之后,心中反倒平静了下来。
回到住处,她思考着未来该如何?也许就像其他人一样,拍几部脱戏,赚够了钱,打开知名度之后,再作其他的打算吧!她进到浴室,放满了热水,宽衣解带,将全身泡进浴缸之中,她闭着眼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事,彷佛一场梦魇,她摇摇头,睁开眼睛,望着自己被玷污的身体,拿起海绵使劲地刷,从胸脯到小腹,一遍一遍地刷着,但是心中的那团阴影始终挥之不去。
接下去的几天,小雪配合着将这部片子收尾,原本的剧本当然不用了,这部电影的重点已经完全在小雪失去处女的这件事了。
好在导演体谅她仍然无法适应,没让她再拍裸露的场面,只又补拍了几个访问谈话,以及小雪平日生活起居的状况,三天之后,导演宣布片子杀青,大家都十分开心,只有小雪仍然无法释怀,虽然勉强随着众人参加了杀青宴,但没有什么胃口,只能不断地喝着闷酒。
心情烦闷下,不知不觉中就多喝了几杯,玫瑰红酒的后劲强烈,散席之前,小雪早就已经昏昏沉沉、几乎不省人事了。
杀青宴结束后,在大家的默契下,导演马文扶着小雪进到他的车内,跟大伙儿说再见后,就开着车回家。
到家之后,又背着小雪进到他的卧房,将她往床上一放,走进浴室冲冲微醺的脸,走出来,看到小雪挣扎着爬起来要吐,赶忙扶着她进到浴室,就看到她靠着马桶哇的一声吐了起来,导演苦笑了一下,看到这样的美女吐得这么难看,也算是难得的经验小雪吐过一阵后,还是软瘫不起,马文看着她有如天使般纯洁的面孔,白里透红的脸蛋,薄薄的鹅黄色连身长裙,一阵情慾涌上心头,他突发奇想,抓起莲蓬头,扭开热水,调整适当的水温,就朝着小雪洒水。
温热的水首先洒在小雪的嫩脸,小雪稍微动了一下,晃着头眯着双眼不知在看什么地方?接着水柱喷向晓阳的胸前,薄纱般的衣服浸湿之后,紧紧地贴附在小雪的身上,显露出美妙无比的曲线,水持续地喷洒在小雪的下半身,就像透明的衣服似的,小雪的躯体毕露无疑。
马文再也忍不住,抛开莲蓬头,俯身冲上前一把抱住小雪,像野兽般地脱去她的洋装,吹弹可破的肌肤再度呈现眼前,现在不是在拍片,她真实拥有这个美丽的少女,触摸的是这个少女滑嫩的肌肤,闻着是她少女的体香。
导演不断地脱去小雪的胸罩以及内裤,尽情地抚摸她柔软的乳房和屁股,小雪在昏沉之间似乎也有所感觉,喘着气,扭摆着腰支,双手勾着马文的脖子,头靠在马文胸前,任他的双手在她全身上下肆虐;当马文中指摸到她的阴唇时,她更是一阵颤抖,仰着头,彷佛是一种享受。
两个人都被喷洒的水花给湿透了,马文又将小雪抱回床上,解开皮带,脱下衣裤,扑向仰躺床上、全身赤裸的小雪,他紧紧抱着小雪,体会那种少女肤质的触感,厚实的胸膛与小雪的乳房相接,可以确实感觉到小雪发硬的乳头摩擦着他的胸前,而马文硬挺的肉棒抵在小雪的腹部,光是这样摩擦,就已经产生极大的快感,他再度探手爱抚小雪的私处,不断地用中指揉搓着小雪的阴唇与阴核,即使在酒醉当中,小雪也感受到快感的刺激与冲击;自从她破瓜以后,这是她第一次再享鱼水之欢,藉着酒精的催化,她分不出是非黑白、伦理道德,只感觉到无比的舒畅甜美。
只见小雪肉缝之中,淫水四溢,这样的情景,让人无法联想到,五天之前,她还是一个清纯可人、未经人事的少女校花。
马文看时机差不多了,将自己的肉棒对准小雪的阴唇,缓缓刺入,一股温热包围着肉棒,小雪未经开化的阴道紧密契合地夹住马文的阳具,一进一出,快感是如此强烈,小雪不禁地喊出来:「好舒服!我好…舒服啊!」此时导演也是快感连连,他拚命地抽插,肉棒带着小雪的阴唇不断地翻进翻出,小雪禁不住体内快感的袭击,阴道一阵痉挛,紧缩紧缩,高潮终于来临;而马文也在此时射出精液,一股热烫的精液直冲小雪体内!马文紧紧地抱住小雪,让肉棒继续抽慉,直到喷完最后一滴的精液,这才翻身离开小雪的身体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宿醉的头痛让小雪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。
意识模糊的她忽然发现身处陌生的地方,身旁赫然睡着一个男人,竟然是导演!她闭上眼睛,喘了口气,翻开被子一看,果然!全身一丝不挂!「我又被强暴了吗?」侧过身看去,导演同样也是没穿衣服。
小雪开始对最昨晚的事情有些印像了。
她匆匆起身,发现自己的衣物都丢在浴室中,莲蓬头的水兀自开着,衣服全湿透了,她惶然无依,不知如何是好?现在这么狼狈如何离开?留下来又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占有自己的男人?想了半晌,小雪打开衣柜,挑了件男衬衫、长裤穿起来,又在桌上找到一把剪刀,走进浴室,对着镜子,凝视片刻,终于下定决心,将一头长发喀擦喀擦地剪短,她不停地剪、不停地剪,一缕一缕的发丝飘落,就像剪断她的过去、剪断所有的一切,不顾一切拚命地剪,泪珠随着断发落在潮湿的地板。